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作品展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設計中心psD于2018年3月17日-5月20日舉辦日本著名平面設計師仲條正義(Masayoshi Nakajo)在中國地區的首次個展。本次展覽将展出包括創作于2016年的《Mother and Others》海報系列在内的近百件海報作品、仲條正義先生于1968年至2011年間為資生堂設計的200本《花椿》雜志的個人收藏版,以及其首次在中國大規模展出的Shiseido Parlour産品包裝設計。

 作為2018年的開年首展,psD沿街的五個金屬盒空間撷取了仲條正義的創作元素首次推出櫥窗系列設計,同時獨家設計開發的家居和文具系列衍生品也在展覽同期限量發售。開幕講座是由葛西薰與仲條正義一起,為觀衆帶來一場頂尖設計師間的對談。同時由澤田泰廣擔任導師psD School 平面設計工作坊以及PSA公共教育系列絲網版畫工作坊會從多維度為觀衆展現設計的魅力。這位有“日本平面設計時代記錄者”之稱的設計師通過本次展覽展示了其長達半個世紀以來不斷自我更新的創作之路。

Mother and Others——“似乎并非出自我手的奇怪之物”

“飲&嘔吐”展覽名稱源于仲條正義于1992年在大洋印刷公司策劃的展覽會上的一件參展作品,這一創作于25年前的作品也成為本次展覽海報的重要設計元素。同名展覽曾于2016年在日本銀座圖形畫廊(Ginza Graphic Gallery,簡稱”ggg”)展出,當時已83歲高齡的仲條正義為即将舉辦的個展定下了為期一年的創作挑戰,他以幾乎每日創作的工作強度,最終完成了這一系列共22張以“Mother and Others”為題的瑞士尺寸大幅海報作品。這組海報作品秉承了一貫的輕松明快、簡約典雅的設計風格,設計師展現了其遊刃有餘地穿梭于圖形之間的創作活力。

耄耋之年的創作也似乎是回到了生命的母體,呈現出這位設計老頑童對于“媽媽”這一角色的各種奇思妙想——媽媽或是被圖形比喻為溫暖而無微不至的向日葵,或是變換為塗着紅唇卻渾身是刺的仙人掌,母子相擁的圖形在仲條的純手繪設計中呈現為彼此環抱的香蕉或相愛相殺的骷髅。這些想象大膽而童真,透着讓人不禁嘴角上揚的狡黠和幽默,以及開放給每個人的自由解讀。在完成創作之初,仲條正義自己将其形容為“似乎并非出自我手的奇怪之物”。也許,仲條正義的作品魅力正是誕生于這一份充滿變數而無從指向的混沌之中。

《花椿》雜志——“四十年的工作讓我不斷變得聰明”

作為日本平面設計時代的“記錄者”,本次展覽仲條正義先生還帶來了他1968年至2011年間為資生堂設計的200本《花椿》雜志的個人珍藏版。半個世紀前的設計并未褪色,新的出色設計還在不斷湧現,足以窺見一位“設計老頑童”大膽開拓、不守成規的精神。

仲條正義與資生堂的淵源在大學畢業後就早已開始,他于1956年畢業于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院設計系後便進入了資生堂宣傳部。然而三年後他便辭職,對同時代日本年輕人來說,這似乎是非常大膽叛逆的事情,仲條的回答卻是“因為怕早起,根本起不來”。随後入職Desuka株式會社一年後,因适應不了綜合性設計事務所的工作内容又毅然辭職。1961年年僅28歲的他創立個人設計事務所,1970年起他正式開始擔任資生堂企業文化刊物《花椿》雜志的藝術總監。這一工作持續了整整四十年,期間為共480期的月刊雜志進行視覺設計以及藝術方向的把控和策劃。

在仲條正義的指導下,《花椿》呈現出超越一本企業内刊的界定,一躍成為日本20世紀下半葉時尚圈和藝術界的經典,更是吸引了無數忠實讀者延續至今的追捧。如今回看,它以獨樹一幟的美學風格和人文視野,見證了日本戰後社會經濟發展不同階段的城市生活、文化潮流以及藝術走向。

《花椿》雜志無疑是仲條正義藝術創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不僅全面地展示出他的設計理念和藝術語言,更傳遞出他令人肅然起敬的創作精神。回顧長達四十年的工作,他曾說:“四十年來的每一個月我都為《花椿》工作,為了讓這個看似漫長的過程不陷入無意義的重複,我不斷吸收知識,不斷變得聰明。我喜歡這份工作。為了防止形成慣例,每隔一年到三年的時間,我就會推翻一切,進行全新的改變。”

85歲少年N的“飲&嘔吐(IN & OUT)”

回望逾半個世紀的創作曆程,仲條正義的作品包括海報、書籍、CI、産品包裝以及空間設計,從平面到立體,幾乎所有的設計領域都曾涉及,并都留下了堪稱經典和具裡程碑式意義的作品。在他的創作中足以窺見一部日本戰後平面設計史。

 今年已85歲高齡的仲條正義總以“任性、小聰明、糊塗”自稱,他的創作激情也從不曾随着年齡衰弱,反倒是凸顯出愈加強大的視覺存在感和藝術生命力。他曾将自己比作“少年N”,言語間充滿着少年般調皮的幽默,一如映射在其作品中那份曆經時代變遷的老道的童真。仲條正義曾多次表達想要活得更久一些“朝百歲挺進”,期待看到平面視覺藝術在年輕一代的繼續發展。同時,自少年起他就立下心願要将自己的一生奉獻給設計事業,更曾心懷肩負起成為現代藝術一角的偉大憧憬。

飲是IN,吐是OUT,仲條正義曾說自己酒量并不好喝了就吐,接着倒能喝下更多。飲&嘔吐,也許這也正如他一生的創作和人生,不停創造不斷革新完成自我造血,用藝術為自己注入養分。本次展覽大規模地呈現了仲條正義的設計作品,但并非是一場回顧展,因為這位“少年N”的藝術從未曾停止。 


參觀信息
時間:2018年3月17日-5月20日
地點:psD
主辦: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聯合主辦:公益财團法人DNP文化振興财團
特别鳴謝:資生堂(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資生堂餐飲事業,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北京日本文化中心),ADP Co.Ltd,竹尾紙張貿易(上海)有限公司

 

關于設計師

仲條正義 1933年出生于東京,1956年畢業于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院設計系,同年進入資生堂宣傳部。1961年,他設立了仲條設計事務所。在數十年設計生涯中,仲條正義為資生堂企業文化刊物《花椿》提供藝術和設計指導,他設計了Shiseido Parlour資生堂餐飲事業的商标與包裝,以及東京銀座資生堂大樓的商标與标示。他還負責松屋銀座、Wacoal Spiral 、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細見美術館的企業識别策劃。此外,他擔任了NHK電視台教育頻道《從日語中遊戲》節目解說題闆的設計以及《生活手帖》雜志的封面插圖設計。 

仲條正義活躍于日本的平面設計界,并斬獲無數獎項與榮譽,包括ADC會員最高獎、TDC會員金獎、JAGDA龜倉雄策獎、毎日設計獎、日本宣傳獎山名獎、紫绶褒章、旭日小绶章等。同時,他擔任東京ADC會員、JAGDA會員、東京TDC副理事、TIS會員,以及日本女子美術大學客座教授等職務。

關于psD

psD(power station of DESIGN),成立于2016年3月,是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SA)的創意延伸空間。它以工作坊為原點,将教育-展覽-産品-休閑串聯成有機生産鍊,是一個自學+自治的體驗性空間。psD試圖以教育和消費的形式,打破當代文化機構封閉的模式,是一個融工作坊、展覽、商店、咖啡于一體的生産性空間。以中國傳統沿街店鋪為概念,psD通過五個金屬盒将内外空間連接,形成積極的空間互動關系,由張永和先生擔任建築設計。


展覽預告片
展覽作品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于銀座圖形畫廊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于銀座圖形畫廊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于銀座圖形畫廊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于銀座圖形畫廊

Mother and Others,2016

Mother and Others,2016

Shiseido Parlour産品包裝設計,包裝盒,2015

Shiseido Parlour産品包裝設計,包裝盒,2015

展覽現場

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現場